最后一位死者请关灯

只有半个灵魂。

无火的余灰

终于,
对这份感情,我感到了绝望。
有一种“啊,终于还是续不下去了”的感觉。
油灯枯尽,心如死灰。
就像薪火,无论再怎么拼命迸出火星,
终于还是要燃尽,
燃烧殆尽。
只剩下无火的余灰,
冷且无机。
“这事儿在很多年前早就死了”,
“我也不想跟你当朋友或者远在天边的老同学”,
你这么说。
长安街两旁的灯灭了。

我听一个我们都相识的朋友转述,
你说这些年来你最喜欢我。

我也很爱你啊,但是却不敢再相信你了。
因为怕你对我说过的话也对其他人说过,
一起经历的我以为独一无二的一天你也和其他人经历过,
怕我自己看得很重要的东西其实对你来说不值一提,
怕我的感情你会觉得太廉价。

(怕你不喜欢我。)

但是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前面什么也没有,
后面也什么都没有。

薪火燃尽后,
整个世界越来越暗了。

爱里没有包容

你把你的爱分成了太多份,
分给了太多人,
而我却只想独享。
我并不是在愤怒,
因为你也曾非常地爱过其他人,
你也曾跟其他人有过共同的美好的回忆。
但是跟这样的你一起生活,
我很痛苦。
你每一遍重复这些美好回忆,
对我无疑是一次又一次的凌迟。
直到内心疲惫不堪。
直到内心不堪重负。
直到防线崩溃瓦解。
我一定是太过爱你了,
不然我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
“太过相爱的两人不适合一起生活,因为太在乎彼此所以注定互相折磨。生活需要的是包容,包容是什么?包容就是也有爱,但并不那么在乎他。”
对不起,
因为我太过爱你,
所以包容不了太多。
对不起。

幸福

我花了好久搞坏了我本来健康的胃,
只是为了能和你得上同样的病。
为了能够,
痛你所痛,
感你所感。
我们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共同点啊,
我好希望能和你多有一些一样的地方,
一些相同的经历,
我只是想知道有时候你的感觉会是怎么样的,
我揣摩不到,
所以还是用更简单的方法,
去经历你所经历吧,
去体会你所体会吧。
所以,
在我胃痛的时候,
我是非常幸福的。

不完整

我从来没有真正拥有过任何一个我爱的人,为什么呢?

我毫无疑问地深爱过你们,却同时又十分惧怕着深爱上你们。

怕在爱的过程中失去自我,失去初心,怕最后因为我的改变而失去你。但我的一如既往是否又会令人感到疲惫和厌倦?

所以我在深爱的同时保持着清醒和理智,无比的清醒和理智,恐怕会出现什么当局者迷的情况,于是就成为了旁观者,于是就看到了更多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于是就最终也没能拥有你们。

但我又在扪心自问,如果没有那奋不顾身的劲头和仿佛会连自己也燃烧殆尽的热度,那爱情还是不是真正的爱情?那爱情还算不算完整的爱情?

我也想拥有我爱的东西或人,甚至是想把你身边一切怀着不论好意还是恶意的人都通通杀掉,让你身边只有我一个人,把你关起来,锁起来,囚禁起来,让你只能听见我、看见我、依赖我、爱着我。为什么你的眼里就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呢?为什么你在你说爱着我的同时也以同样的方式爱着其他人呢?

我在恐惧着。爱得有多深,我就有多恐惧。害怕失去控制,害怕失去一切,害怕失去你。于是我就在爱的过程中越来越畏手畏脚、畏缩不前,反而令我爱的人失望。说到底,只是因为一个怕字。我怕,怕拥有你越多,到最后失去的也越多。所以,还不如少拥有些,自己却又不甘心。

于是在自我谴责、矛盾和纠结中我又度过了一日,毫无进展。唯一不变的是,我曾经和现在都依然还爱着你。